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微推推网站 >> 正文

【菊韵】创业泪(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佟小兰开了一个服装店,一向本着薄利多销的经营理念,进的货全是式样新颖,质量可靠的商品,所以很受顾客青睐。

有一天来了一位穿制服的客人,在店里看了又看,看了好久,问佟小兰:

“老板,有没有像你这种年纪的女人穿的秋季休闲服?”

佟小兰笑脸相迎,和蔼地上前极热情地问:

“先生,你是想替你太太买吗?这里有好多新颖的款式,她喜爱什么样的颜色,她喜欢什么样的质地,她长得高矮胖瘦,最好还是请你的太太自己过来挑更好呢。”

“有道理,有道理。”顾客点点头说。

这个顾客说完还是没有离店,依旧东看看,西看看,更多的是把目光注视在佟小兰的脸上。有舍不得离去的样子。于是佟小兰为他倒了一杯开水,很客气地递到他面前说:

“请喝杯水吧,这边有椅子,请您坐下来休息一会。”

“谢谢谢谢”,顾客说,“第一次来你店里,给我的印象是你很会做生意噢。”

“是吗,怎么说呢,先生?”佟小兰问,脸上笑容可掬。

“一是你这么美的脸庞上总是挂着可人的微笑,没有顾客会不喜欢的;二是店里的服装样式都很好看,新潮、气派;三是你的价格我看也比其他店里标的价要便宜,四是你能为顾客着想,就像刚才你说的,谁要买衣服,最好由她自己亲自来挑选,不会像别人做生意那样,巴不得要把货尽快卖出去。”顾客说。

佟小兰说:“你是说我叫你太太自己来挑选吧?其实她自己能来,那是最好不过,但如果她的确太忙,我先帮你挑一件你拿回去试试,如果花色式样不喜欢,或者长短宽窄不合适,随时可拿过来我可以包换的,本店一向以信誉为重。”

顾客非常赞赏地一边点头一边说:“做生意能这样,真是精明,生意一定会越做越红火。”

佟小兰听了非常高兴。看顾客没有离去的意思,佟小兰就为他杯中续水。后来他们就继续聊了起来,得知这个顾客叫侯兴,是本市交警部门的一名支队长。

原来这侯兴在外面公路上巡视了一会,没事就随便在街上溜溜,无意间在这里发现了一家新开的服装店,于是过来逛逛,没想到一进门,看到这位女老板这么漂亮,心中一动,便有意识地没话找话和她攀谈了起来。

此后,侯兴只要有空就来佟小兰店里坐坐。随着生意的越做越大,佟小兰深感现在的铺面太小,正想找一个比较靠近市中心,闹中带静的比这间大的店面,闲谈中告诉了侯兴,侯兴没几天就来对佟小兰说:

“我给你物色了一个店面,不知你觉得合适不合适,如果你想去看看的话,你抽个时间,我带你去。”

佟小兰听侯兴说有店面,高兴得很,不管合不合意,对侯兴的好意很是感激。于是佟小兰就问侯兴:

“真要谢谢你,你说的是在什么地方?”

侯兴说:“在昌平路和达德路交界的附近,店面有60多个平米,就是你说的闹中带静的地方呢,只是店租要比这里贵一些。”

佟小兰很高兴,自己本来心里想的就是要有个60平米以上的店面,这真是太合意了,至于店租比这里贵,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昌平路一带可是市里的的黄金地段呀。

佟小兰看侯兴反正没事,就想把店门关上,先请他带她去看看。于是说:

“侯支队,能不能现在就麻烦你带我去看看呢?”

侯兴说:“好呀,现在我们就去吧,我还担心去迟了,被别人先租走呀。”

于是佟小兰就把店门关上,在店门上挂起一个“盘点,暂停营业”的牌子,跟随侯兴去看店面。

侯兴带着佟小兰走过几十米,在一个拐角处,打开一辆交警小车的车门,叫佟小兰上车,佟小兰才知道侯兴每次都是开着车来她店里玩的。于是不用去挤公交车,方便又快捷地能去昌平路看店面,真是一场意外之喜。

她打开小车后排座的车门,想坐在后排,侯兴心中正想和她并排坐着身子挨得近一点,好闻闻她身上的香味,于是说:

“就在这副驾位置上坐不是更好吗,沿路可走走看看,要说说话也方便。”佟小兰觉得有理,于是就关了后排车门,坐上了副驾的位置。

不一会就到了昌平路。侯兴对这里是再熟悉不过了,一下就知道车要开到哪里才有地方停。于是停在距目标店面很近的一个停车场,就带佟小兰来到这家要转让招租的店面门前。

这原是一家卖鞋帽的店,现在的店主人打算转产,而店面租期还有两年未满,打算转租他人。佟小兰一看,无论店面的大小,地理位置,交通条件都很合意。他出的租金也能接受,于是一锤定音就当即拍板了。

新店面开张过后不久,侯兴带妻子来她店里买了一套秋季休闲服,她是以最优惠的价格卖给他的。

2

店面扩大了,生意也红火了,佟小兰一个人忙不过来,便雇了一个小妹名叫崔三秀的来帮忙卖货。在店的一角,靠试衣间附近,还摆了一套茶几。有贵客来时,佟小兰就给泡一袋工夫茶。于是侯兴便是这里喝茶的常客。

侯兴还时常带些好茶叶来,佟小兰看到后,就说:

“侯支队,你见外吧,你怕我买不起你要喝的茶叶吗?”

侯兴说:“啊,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些也是朋友送来的,我还没尝,想借你的开水泡了先品味品味呢。”

过了几天,有个客人来买衣服,进店就说:

“我是侯兴介绍来的,能否给我优惠点?”

佟小兰听说是侯兴介绍来的客人,看在侯兴的面子,热情地说:

“好说好说,以最优惠的价卖你,要哪种款式,你自己挑吧。”

这个客人很会砍价,已经给她优惠很多了,她还说侯兴老婆都说了,她买的可不是这个价,最后她只好照侯兴老婆的样,以进货的成本价卖给了她。

但没几天又来了几个自称是侯兴介绍来的,又说要优惠,这使佟小兰觉得有点为难了,照顾一个两个那没什么,这么多侯兴的朋友都要优惠,那还不亏了店租呢?但碍于侯兴的面子,还是忍痛以进货价成交。

有次又是侯兴来喝茶时,佟小兰就说:

“侯支队,你介绍好多朋友来我店买衣服,我知道你原是出于好意,可是他们都说是你介绍来的,要我给他们最优惠的价格,我只好都按进货价卖给他们,但这样做生意我可要亏死的呢。”

侯兴说:“谁叫你按进货价卖给他们呀,你要卖多少就卖多少,原来我只是一心想为你拉些顾客来,壮大你的生意,没叫你优惠给他们呀。”

佟小兰说:“那真的要好好谢你,是我误会了你的意思了。你侯支队真是大好人!”

侯兴在和几个麻友打麻将时谈起过佟小兰。侯兴平时的几个要好的朋友,一位是东海理工学院的教授程华,一位是本市有名的商业巨子聂贵,一位是是海归人士在一家大公司任高管的彭酷,还有一位是走私起家的暴发户陆子凯。另外一些工商、税务、金融部门的头头也和他有交情。他们常在一起打麻将,吃吃喝喝,上歌厅舞厅。很是肝胆。

有一回,侯兴在欣欣歌舞厅遇到东海理工学院的程华,两人都跳过几曲后有点累了,便各要了一杯咖啡一边喝一边看人家跳舞。程华指着舞池里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士对侯兴说:

“你看那位穿红色旗袍的,可漂亮啊,当演员都够格。”

侯兴一看,说:“那有什么,我最近看到一个卖服装的女老板,虽是40出头的年纪了,比她漂亮多了。”

程华一听色心油然而起,也极想见识见识这位女老板到底有多漂亮,就问明了具体地址,有一天真的带着老婆来佟小兰店买衣服。程华在欣赏佟小兰的漂亮,他老婆打着侯兴介绍来的这层关系和佟小兰砍价。

后来,程华老婆又把买到了优惠价的事告诉了她的其他同事、朋友,因此她们也打侯兴介绍来的牌子,要佟小兰给优惠价。

侯兴告诉佟小兰说:

“你从四川老远地来我这东平市创业,真是不容易呀,你们来这里,为我们东平市发展经济、繁荣市场贡献很大,我们为企业保驾护航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是应该的呀。”

佟小兰听侯兴这么一席慷慨陈词,心里好感动。于是说:

“我也是冲着东平这地方的投资环境好,政策优惠,还有像你侯支队这样的热心人士帮忙为我打开局面,我对这里求发展觉得很有信心。”

侯兴一听,做个鬼脸说:“光说感谢的话吗,难道就不想给点回报?”

佟小兰说:“晚上请你吃饭好吗?”

“吃饭?好是好,不过我几乎每天晚上都有饭局,还抽不出时间来接受你的请呢,留着以后吧。我希望的回报可不是吃饭啊。”侯兴边说边做着阴阳怪气的表情,佟小兰也看在眼里,但装着不知道。

侯兴要顾及自己的身份,凡事不敢盲动,定下了放长线钓大鱼的计策。心里想,精诚所致,金石为开,到时候她佟小兰感动太深了,会自己向他打开心扉的。

侯兴还是不时地到佟小兰店里喝茶。有回侯兴心情激动,对佟小兰说:

“你创业如果是在北京上海,那我侯兴无能为力,在东平,你有什么难办的事,你尽管找我。我都能为你铺平道路。别看我只是个当交警的。属于我管的部门的事,那毫不在话下,就是其他部门的事,我也有办法。”

佟小兰调皮地笑了笑故意对他说:“现在我自己还没有汽车,不会有什么事要求你交警部门的吧。至于其他部门的事,你拿什么来帮我呀?”

侯兴故显神通地说:

“我既然说得出口,自然有我的能耐,现在这个社会你难道还不明白,人与人之间,说好听是互相帮助,说不好听是互相利用,所以我们无形中结成了一张庞大的关系网。他们有事求我帮忙,等到我有事,他们能不帮我吗?”

3

自从上回程华带妻子来买过一次衣服以后,他也常常到店里来坐坐,成为这里的茶客。还有那个聂贵和彭酷听侯兴说了,也不时来光顾一下。聂贵和彭酷来过一二次以后,还邀佟小兰去吃饭,佟小兰说店里走不开,没有去。

佟小兰的儿子今年高中毕业,她对儿子考大学的事有点担心,因为她知道儿子的成绩不是很好,考场如果发挥得好,上个本二可能没问题,可是他平时的心理素质不太好,如果这次高考临阵怯场的话,那就没有什么把握了。

她知道程华是东海理工大学的教授后,佟小兰想自己的儿子正是念的理工科,让他志愿上也填报一个东海理工学院,看能否通过程华的关系,让程华和负责招生的老师“帮忙帮忙”,自己宁肯花点钱,为儿子在高招录取时买一份“保险”。

于是佟小兰为了打好这张牌,对程华的到来,非常热情地接待。看看高考日益临近,佟小兰约程华到青远大酒店吃个饭。程华一听喜出望外,本来自己都想找个理由请佟小兰的,没想到佟小兰先发出邀请。心里想,这佟小兰独身离开巴山蜀水来东平创业,私生活一定寂寞,可能也是个爱才之人,羡慕自己是教授的身份,那我程华真是艳福不浅了。

程华心中盘算着,初次与佟小兰一起吃饭,一定要拿出一点君子风度来,有什么才能,不妨向她露一露,给她形成一个好印象,虽然是她请吃饭,也得自己买单才好。于是去的时候,一身西装革履,不忘往身上洒了点香水,带上银联卡,还买了一束鲜艳的玫瑰,风度翩翩地赴约。

席间,程华的两只眼珠子滴溜溜地朝着佟小兰的脸蛋转,佟小兰也看出了他的意思,但为了要求他办事,只好递给他一个个微笑。程华一看佟小兰漂亮的脸蛋上,洋溢春风般的微笑,简直有失魂落魄的感觉。把对于佟小兰可用于赞美的词汇都搜肠刮肚地找出来,极尽恭维。

几杯五粮液下肚后,佟小兰说出了自己的要求。程华一听,原来是他儿子考大学的事,心里更有数了,因为负责招生工作的是自己多年来的铁杆,要他帮这个忙,绝对是千容万易的事。

程华说:“佟老板,大家互相帮忙,什么事都好说。对于你佟老板,我程某人是仰慕已久了,能为你出一份绵薄之力,一定是荣幸之至,这事就包在我的身上吧。”

佟小兰说:“程教授,那就太感谢你了。我一个做小生意的人,能结识程教授,真是三生之幸呀。来,我再敬你一杯,干!”

程华没有推脱,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受宠若惊似地说:

“佟老板,你不要谦虚,你是大老板了,是商界的成功人士,我程某人在学术研究上也可以说小有成就,应该说我们都同属于上流社会的人了。上流社会的人就和一般人不同呀,思想境界比一般人开阔,思想感情要比平常的人丰富,你说对吧?”说完嘴角流露出得意的笑容。

佟小兰说:“程教授,我怎么能和你是一个档次的人呢,我离乡背井,跋山涉水来这里,无非是赚口饭吃,你是才高八斗的名人,我算什么?能和你认识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了。现在我儿子的事我没有把握,如果需要你帮忙,遇上了你这么个大好人,那真是我三生有幸呢。”

程华这时听到这么多好话,以为佟小兰对自己已经有意了,就说:

“你的事我一定包你办成,我可不可以对你也提个要求?”

佟小兰非常爽朗地说:

“程教授你有什么要求?我佟小兰能办到的事,当然乐意效劳。”

程华阴笑着说:“我们中国人崇尚礼尚往来嘛。”

佟小兰说:“我知道了,程教授,你的意思是我孩子的事办成之后,要给你以相应的回报吧,等事有定落后,我一定不会辜负你这片好心的。”

云浮母猪疯的治疗技术
马卡西平对癫痫有帮助吗
癫痫病做检查有什么方法

友情链接:

一鳞片甲网 | 电信冲号码 | 砗磲怎么念 | 在建核电站 | 调皮王妃全文阅读 | 经销商名录 | 中药学毕业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