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我的宠物情人 >> 正文

【菊韵】爱,跨越十余年(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雪梅很喜欢泰戈尔的这句话:“我抛弃了所有的忧伤与疑虑,去追逐那无家的潮水,因为那永恒的异乡人在召唤我,他正沿着这条路走来。”雪梅觉得,这句话与寻找、与等待有关。是的,十几年,东篱,你终于等到了我……

(一)

雪梅,88年大学财会专业毕业后,分到了S城工商银行V街支行工作。一上班,很多男孩子就盯上了。为嘛?简单得很——雪梅是个佳人。佳人么,第一条标准应该是个美女。雪梅乌发如云,唇红齿白,杨柳细腰,该鼓的地方鼓,该凹的地方凹,能让小伙子眼睛直勾勾地拐不过弯儿。第二条标准应该是有才。雪梅冰雪聪明,不仅琴棋书画样样能拿得起来,工作不到半年,点钞、打算盘的本事就在支行里数第一了。这样的好姑娘谁不惦记?于是很多说媒的、暗送秋波的、大胆追求的。可雪梅就像冰雕的一样,大家没发现她对哪个小伙子动过心。

第二年春天,全市工行系统组织技能大赛。参加工作不久的雪梅一路过关斩将,竟然杀入了决赛。坐在评委席中间的是一位很年轻的小伙子,剑眉朗目,高大帅气、俊彩风流。“各位同事,我是市行的人事处长,我叫东篱。大家能闯入决赛,充分说明了你们的实力,”磁性的声音顿了一顿,东篱扫视着选手席的十个人,目光逐渐定格在了雪梅身上,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大家不要紧张,别急,先放松,做一下深呼吸,把你们身前的算盘检查一下并整理好,我等你……们,” 人事处长险些把“等你们”,说成“等你”,似乎为了掩饰尴尬,没有做更多的铺陈,赶紧宣布吧!“准备好了吗?预备,一二三,开始!”

雪梅的十指莹白纤长,像春天跃动的音符,手下的算盘,也更像是一件乐器,“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大弦小弦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雪梅指下那欢快的节奏使得她沉浸在自己的音乐当中,并试图用跳跃的手指弹奏出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渐渐,进入高潮,原本欢快、抒情的曲调突然间戛然而止,雪梅从容地、慢慢地眨了一下美丽的双眼,好听的声音从她轻启的朱唇内响起,“报告考官,计算完毕!”人事处长东篱惊诧地瞪大眼睛——这么准,这么快?!

几乎没有遇到其他人的强力阻击,雪梅顺利拿到了第一,东篱亲手将大红的证书和金灿灿的奖杯交给了她,悄悄在她耳边说道“你叫雪梅?真棒!”雪梅能感觉到人事处长眼睛里燃烧着火一样的激情。

一周之后,正在埋头工作的雪梅突然接到支行行长的电话,行长声音里少了平日里的威严:“雪梅呀,累不累?你方便的话,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二)

行长笑容可掬地说:“雪梅呀,快坐快坐。首先,祝贺你在全市技能大赛上获得第一名,这是你勤奋学习、努力拼搏的结果,同时也给咱们支行争得了荣誉,我代表支行领导班子向你表示诚挚的祝贺!”

雪梅表面上保持着矜持、恭谨而优雅的微笑,心里却险些忍不住大笑出声。这老头,一个支行行长而已,说得好听点儿是行长,其实只不过是个储蓄所所长,整天说话跟个大首长似的,有啥正经事儿,赶紧说呗!

行长深刻阐述了“务必保持谦虚谨慎的作风、务必保持昂扬向上的锐气”等十个“务必”之后,话锋一转,“雪梅呀,我知道你还没谈恋爱,现在有个天大的好消息,比你获得一等奖还要大得多的好消息——嗯,这个这个,啊,有一位前途无量、英俊潇洒、才华横溢,这个这个,啊,背景,也很深厚的小伙子,看上你了,这人你也见过,就是市行的人事处长东篱。你看咋样?”

让行长感到意外的是,雪梅竟然婉言回绝了:“谢谢行长关心,我还年轻,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我想稳定稳定再说,暂时不想谈恋爱。”行长语气渐渐严肃起来:“你要知道,东篱可是人事处长,在整个市行都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你不答应,对你成长可是很不利的!”或许意识到自己的话里充满的威胁味道,行长的语气旋即又和蔼可亲起来,“雪梅呀,东篱为人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绝不是纨绔子弟,你跟他发展关系,我觉得再合适不过。将来,我还要求你为我办事呢!哈哈哈……”可行长无论如何说破大天,雪梅就是油盐不浸,始终不肯答应。无奈之下,行长铁青着脸,说了句:人,应该学会识时务。看来,是我不识时务了!尊重你的选择,你工作去吧!

雪梅对那个人事处长东篱,印象其实是很深刻的,他的确是个很帅气、很阳光的男人。可是,雪梅觉得,她对那些轻易的成功者、胜利者、得意者,有着天然的鄙视和疑虑。雪梅来自普通的工人家庭,而身边的同事不是某行长的外甥就是某局长的儿媳妇儿,敏感的自尊自爱让她拒绝权贵以保持人格的独立性和骄傲的精神状态。

另外,需要告诉读者最重要的一个原因——雪梅,心里有人了。

这个人,名叫慕容,一个来自山区的通过努力学习改变命运的励志男孩儿,通过考试进入了区政府办公室。雪梅觉得,这样的男孩儿,自强、稳重、踏实,才是可以终身依靠的。尽管关系没有挑明,但雪梅知道这男孩儿喜欢她,她已经准备接受他的追求了。

(三)

雪梅、慕容的爱情在无际的憧憬中渐次展开。谈不上惊天动地的浪漫,但平静而宁和。一年后,他们结婚了。结婚时,没有豪华的婚礼,缺少单位上级领导的祝福,甚至没有一个婚房——他们在宿舍拼了两张单人床,拿着一纸婚姻证书,就算了结了一件人生大事。可雪梅喜欢这种散淡的感觉,她觉得爱到极致是平淡,她的选择是对的,她像一只快乐的鸟儿,正在完成人生的一场美好穿越,只有这样的婚姻才是有品质的婚姻。

雪梅清晰记得,那个夜里慕容激动地解开她衣服时的样子,手忙脚乱、慌里慌张,满头大汗而不得其法。雪梅同样笨手笨脚、面红耳赤地帮慕容完成了庄严的夫妻之礼。在痛苦与幸福之间,一朵嫣红的山茶花骄傲地绽放开来。慕容感激万分,起誓要好好待她一辈子。雪梅相信,慕容说的每一个字,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庄严的承诺。

半年后,雪梅如愿怀孕。望着日渐隆起的小腹,雪梅感觉自己无比幸福,她憧憬着和慕容一起奋斗,买下宽敞的房子,孩子在他俩身边快乐嬉闹。想着想着,雪梅脸上就绽放甜蜜的笑。周日晨起,慕容体贴地把耳朵放在雪梅的小腹上,仔细倾听孩子的动静,歉意地说:“梅,今天我要加班,真舍不得你和肚子里的宝宝……”雪梅微笑着,“去吧去吧,孩子才三个月,没事儿的,安心加班,我等你回来。”

怀孕中的女人总是脆弱的。到了傍晚,慕容仍然没来电话。打过去,却是关机状态。雪梅坐不住了,决定到慕容单位去看看。在距离慕容单位不远的地方,有个小花园,雪梅累了,想在那里歇歇。不成想,一眼看到了坐在长椅子上的慕容。不过,慕容不是一个人,他的腿上,还坐着一个胖女人,俩人在耳鬓厮磨地说着什么。这个女人,雪梅见过一面,是慕容在区政府的同事,一个本市知名的企业家的女儿。雪梅和慕容结婚时,这个女人曾参加过他们简单的婚礼。雪梅之所以对她印象深刻,是因为这女人的形象太特别了:一张超出比例的大饼脸,长满大大小小的雀斑,几十个红疙瘩在雀斑中傲慢地挺立,厚厚的脂粉无法遮盖粗大毛孔,看起来颇像粗糙的驴粪蛋下了一层白霜;浑身的横丝肉,几乎要涨破衣服,大概是无处安放,从腋下硬生生挤出来十几斤,粗大的胳膊下仿佛挂着许多腊肠;衣服上估计泼了足有二斤的名贵香水,可怎么也掩饰不住一股狐臭,两种气味混合起来,奇怪,浓烈,刺鼻;说话高声大嗓,毫不掩饰她父亲和某些领导的特殊关系,得意洋洋地跟雪梅说有事尽管找她,S市就没有她办不成的事情……一个鄙陋不堪的女人!!!

雪梅走到两个人身前,站定,微笑着。很显然,慕容和那个胖女人被雪梅吓了一跳,都站了起来。慕容定了定神,“雪梅,你既然都看见了,我也不瞒你,我和她好上了。”

雪梅仍然保持着微笑,可眼泪却止不住从脸上滑落下来,“你在外边找女人,就找个这样的?”

那胖女人受辱般地嘶吼:“咋了?咋了?我有钱,我有人,慕容要想在政府混,想出人头地,就得靠我!”

“跟你过日子,连房子都没有,他拿什么升官?”

“你不就是有个漂亮脸蛋吗?有什么呀?关了灯都一样!”

“你说,要多少钱?说个数就行了,我替慕容给你!”

雪梅静静听完胖女人吼叫,指着埋头蹲在地上的慕容:“谢谢你替我收了他,不用你给我钱,送给你了。”说完,从随身的包里拿出十元钱,扔在地上。“这种垃圾,就值这么多,为了表达我对你的谢意,请收下。”

说完,雪梅转身就走,任泪水打湿衣襟。

(四)

誓言太轻,爱情经不起金钱和地位的考验。这是雪梅对这段婚姻的体会。

打掉孩子,雪梅大病了一场。

雪梅生病期间,那位人事处长东篱多次到医院看望雪梅。他在雪梅婚后不久,很快也结了婚,但婚后刚刚两个月,妻子就在一次交通事故中死去了。东篱很委婉地向雪梅表达了意思,表示愿意等她,直到她同意。雪梅也很委婉地拒绝了东篱的意思。那段痛苦的婚姻,在她心里划了很深的一道口子,短时间是痊愈不了的;同时她觉得自己当初没有答应他现在更不能答应,尽管她也觉得东篱似乎并不是一个不可信任的男人,可她不想吃回头草,不想被行长、被同事嘲笑,不想耽误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

有时,在暮云四合的时候,雪梅会静静看着窗外的霓虹闪烁、车水马龙,陷入深深的沉思。她觉得自己在婚姻中毫无成功可言,每时每刻都在对自己进行怀疑、反驳、诘难、批判。年轻的她曾试图从生活的蜂巢中掏出蜜来,可是点燃生命的爱情却成为时间的草木灰。

一种放弃的心情弥漫了雪梅的整个心境。

雪梅本想一个人就这样过下去,可搪不过父母的唠叨,更或许为了躲避东篱的追求,又经历了一次短暂的婚姻。

雪梅在办理客户取款业务时,多给了对方一万块钱。那人眼皮都没抬,将一万元票子潇洒地甩了进来,令雪梅颇为感动。嗯,这是一个不爱钱的男人。于是,略显草率地,她把自己嫁给了那人。半年后,他们离婚了,因为那人无法收敛的花心。

客观地说,雪梅在工作上是认真谨慎的,这几年来,只出过这一次差错,却又造就了这次婚姻的差错。雪梅没有像那些受伤害的女人一样怨天尤人。她说,这是天意。她认为,一个人的生命秘密,只有天意可以窥测。在生命的不同时间段,会经历激情、缱绻和乌托邦;会经历自我、担当和纷乱的人世;会经历放下、慈悲和生命的大限……

而那位东篱先生,在雪梅结婚时,总是悄无生息地隐身;雪梅离婚时,又恰到好处地出现,送去他的温暖。东篱跟雪梅说过:你是我的大生命,我将自己全部投进去,努力完成一次完美的等待。

(五)

雪梅绕不开心结,她认可了东篱的人品,更知道东篱待她好,可就是无法答应他。已经36岁的她,惧怕一旦和东篱在一起,一切就不再纯粹。

独身的雪梅,买了一台电脑。每晚九点,她会走进一个聊天室,跟一个叫“醉里挑灯看剑”的男人聊天。他们聊得很默契、很纯粹。他们约定好了,永远不见面。见面了,一切会被肮脏的世俗所埋葬。雪梅希望就这么超越时空,永恒地纯粹着。

但是,与“醉里挑灯看剑”的对话,并不能使她忘记失败婚姻的痛苦。她需要另一种纯粹,那便是记忆。记忆和遗忘是相依共生的孪生兄弟,当黑夜漫空而至,孤独裹挟着往事袭来,雪梅的记忆便鲜活得像水里的一尾鱼……只有对那个男生的记忆才能挤走两次差错的伤痛。

那个男生是她高中时的同学,腼腆得像个大姑娘一样。正是这个男生,毕业时送给她一首情诗。当时,雪梅根本没有理睬他。此刻,雪梅突然想起了夏天的那个花季,想起了那个男生,她悟到只有这个男生才是她最纯洁的记忆。

现在,该来的终于来了。晚上六点,高中同学聚会,他俩见了面。聚会一个小时结束,男生又很潇洒地开着豪车带她到咖啡厅喝咖啡。男生说,你的事我都知道了。接着,男生把他辉煌的创业史铺张开来。铺张完了,咖啡也喝完了。男生说,咱们去开房吧。雪梅说,不。还有一个半小时,我要跟男朋友见面。男生说,一个小时够了,绝不耽误你约会。男生的话,像把锋利的刀子,挑开了雪梅的衣服,裸出私处。雪梅彻底绝望了,吼道:去你妈的开房吧!冲出了咖啡厅。

晚九点,平静下来的雪梅走进聊天室,却找不到“醉里挑灯看剑”。很让人意外,“醉里挑灯看剑”每晚都准时和她聊天的。今晚怎么就不声不响地消失了呢?

难道,出什么事了?

就在雪梅绝望的时候,“醉里挑灯看剑”突然有了回应。“醉里挑灯看剑”说,我就在你城市的某某街道的“上上网吧”里,我实在是按捺不住想你,见个面好吗?

雪梅抚着键盘,沉思、犹豫了好一会儿,说,好的,你等我。

雪梅匆匆来到“上上网吧”,看到网吧门前停着一辆豪车,车旁一个熟悉的人四处张望。不错,她的高中同学。雪梅顿感自己的身体如置于冰窟,异常寒冷。

(六)

回到宿舍,雪梅从箱子里拿出那把十几年前比赛时的算盘,摆在桌上,端正了坐姿,噼里啪啦的声音从指尖处跳跃出来。

一个月后,雪梅嫁了。嫁给了人事处长东篱。

其实,我的表述不够准确,东篱现在已经是副行长了。新婚之夜,副行长温柔地把雪梅揽在怀里,轻轻地说,“还好我没放弃,终于等到你。”雪梅微微笑着,泰戈尔的那句话在心里无声响起:“我抛弃了所有的忧伤与疑虑,去追逐那无家的潮水,因为那永恒的异乡人在召唤我,他正沿着这条路走来……”

耳朵里却是东篱的另一个声音:

“准备好了吗?预备,开始!”

癫痫症状表现有哪些
辽宁癫痫病重点医院比较好
癫痫病是怎么引发的

友情链接:

一鳞片甲网 | 电信冲号码 | 砗磲怎么念 | 在建核电站 | 调皮王妃全文阅读 | 经销商名录 | 中药学毕业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