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我的宠物情人 >> 正文

【墨海】朋友(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王百顺是个卖兽药的,自己有个不大不小的店面,别人都叫他王兽医。王兽医除了卖兽药,有时候还给养猪的人家劁猪,劁一头猪两块钱,这个活不要本钱,一猫腰,两块钱就进了腰包,所以他更喜欢劁猪这活。其实,王百顺喜欢给人家劁猪还有另外的原因,那就是他特别喜欢吃猪的睾丸,每次劁猪回来他都会用塑料袋拎回来一堆血淋淋的蛋蛋。他喜欢吃猪的睾丸也并不是他觉得这又腥又臊的小蛋蛋有多么的好吃,而是他坚信着吃啥就会补啥的古训,认为只要自己坚持着吃下去,那么自己肾虚的毛病早晚就能好,也就不会再耽误晚上的那点事了。

王百顺平时不爱说话,出门进门总拉拉着一张老脸,仿佛满世界的人都欠着他银子似得。但其实他也不是不爱说话,只不过是不愿意和他看不起的人说话,按他的话来说就是和不投机的人说话半句都多,如果非要硬着头皮说起话来,那么这些话也都是废话,所以还不如不说。这样一来村里的人就都说他傲,傲就傲,他懒得计较这些事,要是没人找他劁猪,他一般情况下都是盘腿坐在自己家的炕头上喝茶水。他有一个特大号的罐头瓶子,外面套着他老婆杨贵芝用绒线勾的杯套,这样里面装了新沏的热茶水后就不会烫手,而且有了这个杯子套,茶水也不容易凉。

按说像王百顺这样性格的人应该很少有人能和他处一块堆去,但偏偏他却有一个最要好的朋友,那就是养猪户李万才。李万才正好和王百顺相反,一张薄嘴片子从早到晚没有闲着的时候,说完南朝说北国,讲完三国讲水浒,就好像这世界上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似的。可李万才虽然能说,但在屯子里却也是没人愿意搭理他,原因不是他能说,而是太能说。他随便在街上一溜达,只要碰见一个人,不论男女,不论老少,也不管人家有没有着急要办的事,一定就站住了脚,拦在那人面前,话匣子马上就打开。这样时间久了,屯里人就都开始烦他了,本来几个人蹲在老榆树下下象棋呢,看见他一来,就好像得到啥号令一样,不约而同地收拾了家伙事就散了。每当这时李旺才就会冲着那些人的背影恨恨地啐上一口,同时免不了在嘴里不干不净地骂上一句,然后就一转身往王百顺家走去。

李万才刚进屋,王百顺立马就来了精神,冲着外屋的老婆杨贵芝喊一句:“快把那条羊腿热了,我要和万才兄弟喝两盅。”

杨贵芝心里不高兴:“成天就知道灌马尿,这不晌不晚的喝的是哪门子酒呢?”

李万才嬉皮笑脸地接过话来:“嫂子,咋又生气了,不欢迎兄弟?”

杨贵芝翻了一下眼睛:“我是生俺家百顺的气,哪敢生你的气,他看见你就赶上看见他亲爹了。”

李万才坏笑着:“嫂子,是不是我百顺哥猪卵子吃得还不够啊?”

杨贵芝一扭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去和百顺白唬去吧,他都要急死了,我去做饭。”

李万才:“这才是我的好嫂子,明天俺家还有十几个猪羔子要劁,放心,猪卵子都给你家百顺大哥。”

杨贵芝:“呸!”

杨贵芝去了厨房。李万才也不客气,脱鞋就上了炕,随手拿过王百顺的大罐头瓶子,一仰脖咕咚咚灌了大半瓶子茶水。王百顺看着他喝水,抿着嘴笑。他这个罐头瓶子平时谁都不能动,就是老婆杨贵芝用它喝水他都会急眼,可偏偏李万才嘴对嘴地用它喝水他却不生气,不但不生气,还稀罕八叉地瞅着李万才喝水,整张脸都挂着笑。

王百顺和李万才为啥能成为朋友,这事村里人都不知道,不但不知道,而且还都觉得奇怪。其实是这样的:王百顺别看平时不爱说话,但他却乐意听别人说话,可他虽然乐意听别人说话,却不乐意听除了李万才以外的人说话,按他的想法就是,李万才说的每句话都能入他的心,听完舒坦,不像别人,刚一张嘴,自己就打心眼里犯膈应。李万才也是,别看他能说会道,但他心里明白,村里的人都烦他,烦他就不愿意听他说话,这样就好像拿刀子杀他一样。而王百顺却不同,总是笑呵呵地听他说,也不插嘴,这世上虽然到处都是人,但能刹下心来听自己说话的还就王百顺一个,这就是个缘,也正是他需要的。

就这样,俩人慢慢地就成了好朋友,王百顺给李万才家劁猪打针从来不要钱,而李万才要是听说了王百顺家有个大事小情的也都第一个到场。

二、

入夏的一天早上,王百顺劁猪回来,走到家门口抬头一看,就看见自己家兽药店的牌匾被风吹坏了,露了个大窟窿。他掐指一算,这牌匾到如今也挂三年出头了,风吹雨打地下来,广告布早已风化变脆掉了色,昨晚风大,就被吹破了。

王百顺进屋把一袋猪睾丸倒进盆里,用凉水泡上,然后就搬了一张地桌出去,他要把牌匾摘下来,明天换个新的。放好了地桌,王百顺爬了上去,站直了腰,举手向上一够,没够着,还差一大截子。他又爬下来进屋搬出了一张塑料凳子,放在了地桌上,准备再爬上去。

“这是干啥?”正好这时李万才来了,站在牌匾下瞅了两眼。“你是要换新牌匾?”

“嗯呐,这个不行了。”王百顺要往上爬。

“你快下来吧,看你那笨样,让我来。”李万才推开王百顺。“你进屋让嫂子炒俩菜,这活我给你干了。”

王百顺咧嘴笑了笑,没说话,进屋去告诉老婆杨贵芝炒菜去了。

这边王百顺刚进屋,那边李万才就爬上了桌子,一抬腿又上了塑料凳子。牌匾两头是用铁丝拧在房檐上的,铁丝不粗,李万才三下两下就解开了一头。可没曾想,他刚解开了一根铁丝,牌匾的这头就忽地一下子落了下来,他匆忙间赶紧伸手一接,这一接不要紧,脚下向后一使劲,塑料凳子一下子被蹬倒了。按说连桌子带凳子加一起也就一米多高,一般人掉下来顶多把腿脚蹭掉块皮了不起了。但也许今天就活该李万才倒霉,他摔下来时正好右侧的膝盖先着了地。膝盖先着地按说也没多大事,可他的膝盖偏偏撞上了门口台阶的棱角,加上他本就瘦,膝盖外面只衬着一张薄皮,这一撞就直接把那层薄皮扯出了一个大口子,露出了里面白森森的膝盖骨。

王百顺进屋安排停当,刚出屋,一下子就惊在了当场。李万才坐在地上,右裤腿被他挽了起来,正用双手捂着膝盖呲牙咧嘴地哼哼呢,一股殷红的血从他指缝间挤出来,又滴答滴答地掉在地上。

王百顺:“咋摔的?”

李万才:“踩秃噜了。”

王百顺:“咋样?”

李万才:“好像碎了。”

王百顺心咯噔一下,不再言语,赶紧去找车。

王百顺没有去乡卫生所,直接去了城里的一个大医院。排队、挂号、租担架车、做心电、拍片,一气忙下来一个小时就过去了。王百顺胡乱地抹了一把脑门子上的汗,蹲在地上不言语,李万才躺在担架车上呲着牙也不言语。

五六个人火急火燎地围了过来。王百顺抬头一看,是李万才的老婆、大姐、二姐,还有其他的亲属。

“摔啥样啊?你说你就让人操心,自己也不长个心眼,这家里还有一大群猪呢,我自己咋伺候得过来?”李万才老婆问,伸手就要去摸他的膝盖。李万才用手一挡。

“拍的片子出来没?”他大姐问。“做CT了么?该做的可都得做,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同时翻着白眼瞅了王百顺一眼,王百顺浑身一冷,蹲在地上没敢抬头。

“我去找人,俺家他大舅的儿子在这管点事,得赶紧住院,必须找个好点的房间。”她二姐扭着肥硕的屁股着急忙慌地走了。

三、

李万才住院了,右膝盖粉碎性骨折,裂了五六瓣,准备第三天手术,大夫说要换人造的膝盖。

病房里围了一群人,都是李万才家的亲属,七大姑八大姨都在,闹闹哄哄、七嘴八舌地给李万才出着各种各样的主意。他们并不跟王百顺说一句话,从他身边走过时只拿仇恨的眼睛在他身上轻轻一扫。王百顺觉得自己好像一团青烟,无着无落地浮在病房里。

王百顺闷着头走出了病房,去收费处交住院押金,心里没有一点缝,眼睛里好像起了一层蒙,好悬没撞到一个漂亮的护士。他排了半天队,才把来时着急忙慌带来的几千块钱塞进了收费窗口,变成了几张薄而透明的纸片。

晚上,人都散了。李万才仰躺在床上,脸上盖着一个小线毯子。王百顺知道他没睡,在地上悄无声息地转了两圈,冲着李万才张了张嘴,但啥也没说出来,转身出了病房,躲在厕所里点着了一根烟。

一根烟抽了半截,被他掐死了,回到了病房。

“万才兄弟。”王百顺低头叫了一声。李万才没动。

“万才兄弟。”王百顺声音提高了些。

李万才吭哧一声,掀开线毯子,装着用手去揉眼睛。

“今天我打听了,那个人造膝盖有两样。”王百顺咽了口吐沫。“一样是进口的,要八万多,一样是国产的,四万多。大夫说国产的也不错,和进口的质量差不哪去。你看咱用哪种?”

李万才没吱声,平静地盯着王百顺瞅。王百顺脊梁骨发凉,头皮发炸。

王百顺:“咱俩这么多年的关系了,你言语一声呗!”

李万才:“这和多少年的关系没多大关系。孩子他二姑问了,进口的比国产的好十倍。”又说:“这也不是钱的事,是看良心,你也提到了关系,那你就看着办吧。“

王百顺低头看着地板,不知道用什么话回过去,心里狠狠地骂了李万才一句。李万才扯过毯子盖在脸上,继续睡觉。

“进口的就进口的吧。”过了一会,王百顺抬起头,握了握拳头,“我明天回家整钱去。”

第二天一早王百顺就坐早车回了家,一进屋,屋里坐满了人,都是自己家的亲属。

老婆杨贵芝:“咋样?”

王百顺:“要换人造的膝盖,进口的八万多,国产的也四万多。”

杨贵芝:“难不成这钱都得咱出?”

王百顺:“那你说谁出?”

“不管咋说,谁也不是故意的,这咋说也得一家一半吧?”王百顺的二弟说,脸通红。

“咱也没上赶子找他来帮忙,是他自己非要逞能,摔了也活该,象征性地给他拿点医药费就不错了。”王百顺兄弟媳妇说。

“不行找个说合人给咱说合说合呢?”王百顺的爹说,愁着眉。

王百顺:“再说吧,桂芝,你去信用社把咱家的钱都取回来,再去爹那拿两万。李万才要换外国的膝盖。”

“他要不要个逼脸了,张口就八万,八千也没有。”杨贵芝扯着嗓子喊,屋里其他人也跟着扯着嗓子喊。

“要不先拿四万去,你俩平时好歹也算是朋友,多说点软乎话,看看他家能不能也拿点,实在不行再说。”王百顺爹拿了个主意。

“朋友不假,可朋友也大不过钱。”王百顺说。想了一会又说:“也行,试试吧,他对我按理说不该这样,都是旁人使的坏。”

回到医院,李万才的亲戚们早来了,挤满了病房。

“你这是跑哪去了?明天就手术了,这手术费还没交呢!”李万才的大姐说,用眼睛剜着王百顺,气呼呼的,嗓门很高。

“你快去交吧,刚才人家又来催了,别耽误了手术。”李万才的舅舅说。

王百顺脑袋直迷糊,冷静了一会,说:“我就拿来四万,看看你们能不能也先拿点?”

“啥?”。

“你咋寻思说的呢?”。

“万才躺在自己家炕头上能摔坏?他是帮你家干活,要不也不会遭这份洋罪。”

众人七嘴八舌。

“那你们看咋办吧?钱实在不凑手。”迫不得已,王百顺嘟囔了一句。

“这事于公于私你都得全掏。”

“做人不能昧着良心,白瞎了万才这些年对你的一片心。”

“不行就经官,咱去法院说说理。”

王百顺脑袋嗡的一声,转头去看床上的李万才。李万才装作没看见,翻个身,脸冲向了窗户。

李万才还是顺利地换了外国的膝盖骨。王百顺的老婆杨贵芝又送来了五万。

李万才在手术室里换膝盖骨的时候,杨贵芝在外面和李万才的家人之间怒目而视,眼珠子里蹦着火星子,要不是王百顺一再压服杨贵芝,估计就会打起来。

手术很成功,大夫说半个月后就能出院。看看已经下午了,王百顺硬着头皮领着李万才的亲属们又出去吃了一顿饭,之后他们才散去。

李万才腾到一个月后才出院,他说膝盖总疼,要多打几天针,观察观察。这一个月里王百顺买饭打水、端屎倒尿地忙下来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而李万才却白胖胖的,倒有些发福了。晚上王百顺躺在租来的折叠床上,李万才躺在病床上,俩人就隔着一米,但谁都不说话。平时他俩也从来没对过眼睛,稍一搭边就都赶紧挪开。

四、

李万才出院了。第二天李万才的老婆、舅舅、大姐、二姐就来到了王百顺家。

“这不万才也出院了么,俺们这次来就是找你商量一下以后的事。你也知道,万才这个手术也不小,一时半会也下不了炕。”李万才的二姐说,“你看你能出多少钱?”

“咋?这还没完没了?”杨贵芝登时就炸了庙,从炕上一个高窜到了地上。

李万才的舅舅:“俺们是来和你商量事的,商量不妥咱也没招,就只能走经官这最后一条路了。你俩是好朋友,我看事情不会闹到这一步。”

杨贵芝:“经官就经官,我就不信找不到说理的地方,谁也没死皮懒脸求你们家李万才帮忙,出了这事就应该算两家一起倒霉,俺家做得就不差啥了。”

李万才大姐:“好,咱们法院见!”抬屁股要走。

李万才舅舅:“你回来,这是说事吗!?”又转头对着王百顺:“按说出了这档子事,是该两家摊着,你俩又是朋友,但你也知道万才的情况,家里家外一大摊子事,还有一个孩子没成家。你摸着心口窝问问自己,他要不是实心实意地对你,他能把腿摔坏?”

王百顺不说话,去炕上摸罐头瓶子,里面有半瓶水。他刚想喝,脑袋里就出现了李万才用这缸子喝水的情景,于是放下缸子,干咽了一口吐沫。

“多少钱?”王百顺最后问。

李万才老婆:“五万。我们咨询过,这个误工费啥的加起来得这个数。”

杨贵芝:“那你们就来抢吧!”

李万才回头瞪了一眼杨贵芝,继续问:“不能少了么?”

李万才大姐:“一分也不能,这还是看在你们朋友一场的份上呢。”

王百顺:“行,给我两天时间,我筹够了钱就亲自送去,我要见见万才。”

第三天,王百顺去了李万才家。他怀里揣了四万,裤兜里又揣了一万。

王百顺:“兄弟,出了这事我心里也不好受。不是我不愿意掏钱,也不是我拿不出这些钱,而是我倒要问问你,咱俩是不是朋友?”

李万才:“大哥,其实我心里比你还不得劲。不是我非要你这点钱,也不是俺家真地就穷得非要讹你这点钱,我就是想知道,我为你把膝盖磕碎了,值不值这点钱。”

王百顺不说话,从怀里掏出四万摆在炕上,紧接着又毫不犹豫地从裤兜里掏出了那一万摞在了那四万上面。

王百顺:“五万,查查不?”

李万才:“查个啥。”

王百顺抬屁股,转身出了门。

李万才冲着王百顺的后背喊了一句:“这事就算过去了,咱哥俩以后还是朋友。”

王百顺没回头:“那一定。”

但王百顺前脚刚走,李万才就骂了一句:“妈了个逼。”王百顺刚出屋门也骂了一句:“骂了个逼。

那之后李万才依旧是个能说的人,村里人照常烦着他;王百顺也依旧不爱说话,别人也还和从前一样都说他太傲。但唯独和以前不同的是他俩再也没了来往,就是在街上远远地看见了,也是抹头就走,或是自动拐进旁边的岔道上去,就是为了避免见面。

另外,王百顺虽然继续给人家劁猪,却再也不吃猪睾丸了。他说:“有些病得了也就得了,这世上压根就没药可治,想开了,心里反倒能舒坦些。”

杭州癫痫病三甲医院
儿童患上癫痫的话还能痊愈吗
福建哪治疗癫痫好

友情链接:

一鳞片甲网 | 电信冲号码 | 砗磲怎么念 | 在建核电站 | 调皮王妃全文阅读 | 经销商名录 | 中药学毕业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