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苹果摄像头驱动 >> 正文

【流年】我喜欢你是寂静的(短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很久之后,每当我回过头去看,仿佛都能看到17岁的聂鲁达,抱着我最喜欢的熊,拽拽地对我说,笨蛋,生日快乐。然后我的心底,就滋生出小小的感动。

【一】

那是2004年的夏末秋初。

我站在两米的高墙上,一边眺望不远处的足球场,一边挥舞着筷子朝嘴里塞米粉。洛晨苦口婆心地劝我道,西奈,你注意下形象好么?如果11号看到你现在的夜叉形象,不吓跑才怪,啧啧。说完,还面带嫌弃地往旁边站了站。

我斜睨了她一眼不理会,继续狼吞虎咽地专注挑战眼前的米粉,差不多吃完的时候,我才从米粉里抬起头,冲她指了指下面看台上为11号咆哮尖叫的一群女生说,你不觉得相比她们,完美的我动作是多么的优雅吗?说完这句话,我腾出右手伸到口袋里找纸巾。

事情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我不过是想找出纸巾假装矜持地擦下油腻腻的嘴巴罢了,却突然一阵风吹来,我左手里托着的空塑料饭盒就开始随风摇荡……起舞……紧接着就像一只断线的风筝一样——一头跌了下去。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下面的看台上一声彪悍的喊叫,妈的!哪个活得不耐烦的敢砸老子!

那就是我和聂鲁达是的初次相遇。对,你们没听错,是聂鲁达。但是你们听到他出场说的第一句话多么粗俗,就一定明白,他不是那个说出“我喜欢你是寂静的”的诗人聂鲁达。

他不过是A中的一个混混而已,而且还是一个倒霉的被饭盒砸了的小混混。

但是那天我听到他稚嫩的声音,以为他是低年级的学弟,所以并没有逃之夭夭,而是伸出头看下面的看台。然后就看到一个眉目清秀,脸庞白净的男生仰着头,他穿了一件NIKE的黑色套头衫,手里夹了一支烟,虽然他极力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但眼睛却纯净得像一潭湖水,一看就明白脸上的狰狞不过是装腔作势而已。

看到他肩膀上全是米粉的油渍时,我心虚地笑道,这位同学,对不起啊。

或许是逆着光的缘故,我觉得他抬眼看了我好一会儿,然后他挥了挥手大方地说,没关系。顿了顿,又听到他说,不过如果你请我吃顿饭就完美了。旁边的洛晨突然笑得要撒手人寰,她说,哎呀,西奈,他竟然和你一样臭美,就为了“完美”这个相同的口头禅,你不请他吃饭都不行。

我扯了一下洛晨的衣服,狠狠瞪了她一眼,她明知道我身上没有一分钱。就连这个米粉还是她买给我的。

可是聂鲁达没有给我任何反驳的余地,眯起眼睛笑道,选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就现在吧,走吧。我被聂鲁达的三个“吧”堵得哑口无言,只得不停地瞪洛晨,洛晨笑哈哈地摇着我的手指着不远处的出口对聂鲁达说,出口见。

直到走到出口,我才发现,聂鲁达很高,而且很瘦,所以更凸显他的苍白。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扮酷地问道,喂,去哪里啊?

我翻了翻白眼,指着洛晨说,是她要请吃饭的,你问她。

在学校门口的烧烤店,虽然我已经吃了一份炒粉,但我看到肉串的时候还是两眼放光。相反的,聂鲁达倒不怎么吃东西,他只不过时不时地抬头看我一眼,然后露出一个匪夷所思的表情。洛晨在旁边耐心地解释,她就这样,暴饮暴食。

虽然我不停歇的吃东西,但我的眼睛却时不时的朝学校门口飘,看到有一群穿蓝色队服的足球队员走出来时,我立刻擦了擦嘴站起身说,我有事得先走,你们两个继续。说完,不顾洛晨的叫喊,也不顾聂鲁达的愕然,直接朝附近的C大调网吧奔去。

【二】

11号每次吃完饭都要在C大调网吧玩一会儿游戏。这是我经过多日观察得到的结论。

洛晨还给我打听到11号叫顾颜良,家境优越,成绩优秀,是高二年级的学生会会长,身后的追随者可以组成一个团,但是,他却没有女朋友。不过他有喜欢的人——阮轻微。

我听说过阮轻微,家世好,学习好,人漂亮。所以并不对顾颜良的眼光感到质疑。是个男生,都会喜欢那样真正完美的女生吧。像天之娇女一样活着。而并非像我一样,卑微得像一株杂草。

更何况,在听到这个名字不久后,我便真正见识到了得天独厚的阮轻微。

那天我在网吧坐了许久,都没见顾颜良来。便出门去了夜景酒吧。

换上了短裙,化上了浓妆,在下面一片口哨声和叫好声中走上了台。

哦。忘了告诉你们我另一个身份,白天,我不过是A中的一名普通学生,而晚上,我却是夜景酒吧的领舞。我在台上像一条蛇一样扭转着自己的身体,一边冷眼看着周围的纸醉金迷,一边感慨这个世间的不公,有人贫穷得连一碗饭都吃不上,而有人却买几千块一瓶的酒眼睛都不眨一下。贫穷的人费尽心机去赚钱,而挥金如土的人却不停地高喊空虚和寂寞。他们在酒吧挥霍一夜又一夜的光阴,杯盏交错,无所事事。

休息的时候,忽觉沉重,我走出酒吧透气,刚走到酒吧门口,便听到旁边一个女声撒娇道,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你。本是无意偷听别人谈话,但我一转脸,就看到乔阳站在旁边,他的怀里,挂着一个女孩,高高瘦瘦,肤色白皙,眼睛灵动,像一个精灵一样。

我笑,乔阳原来还认识这样漂亮的女孩。乔阳也转脸看到了我,他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立刻抓住我打招呼,hi,西奈,你跳完舞了。

我含笑点头,他转头把女孩的手从他的肩膀上拉下来,然后对她说,这个是我好朋友陈西奈。

转头对我又准备介绍她,女孩已经抢先说道,我是乔阳的青梅竹马阮轻微。你好。说完,她大方的伸出手。

阮轻微?我退后了一步微微打量着她,原来她就是阮轻微,传说万千宠爱集一身的女孩,果然是人中翘楚。我握上她的手,对她微微点头笑了下。正不知道说什么时,乔阳便拉住了我朝酒吧走,并回头对女孩说,轻微,你快回去吧,我刚好找西奈有事。说完就揽着我朝酒吧里走。

走到酒吧里,他的手就立刻从我肩膀上拿了下来,我调笑道,你那么多女朋友,加起来都不敌这一个漂亮,你干吗这么冷漠的对人家。

乔阳转过头,微微的叹了口气,哎,就是因为太好了。

迷幻绚烂的灯光下,我看到乔阳的脸上挂着深深的忧伤,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无奈的表情。我突然想起我们的初次相遇。

我和乔阳算是在一场格斗里认识的。

那天我跳完舞刚走下台,就有一个喝醉的中年男人突然拉住了我的手,他用力地扯着我朝他怀里拉,醉熏熏地说,来来,美女,喝杯酒。

我边尖叫边用力推开他,他一个趔趄,靠在了桌子上,但他愣了一下,随即又不死心地走上前抱住我,哟,小丫头还挺烈的。

酒吧的保安还没看到这边的燥乱,而周围又全是醉酒男人的朋友,所以即使我再次奋力的推开他,却躲不过他的蛮力,醉酒的男人嬉笑的搂住我,然后朝我的脸凑了过来,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我边挣扎着推他边朝后退,这时,我的手边触及到了一个酒瓶,我顺手摸起那个酒瓶用力的敲在了桌子上,一声清脆的碎玻璃声,周围的几桌顿时惊起,都朝这里望了过来,这时,前台的DJ也注意到了这边,立刻呼叫了保安。

醉酒的男人也似乎清醒了,看到我拿的碎酒瓶愣在那里,我拿着碎酒瓶口指着他,定定地说,放开我。

周围的人的眼光都聚集在了醉酒男人身上,他狠狠地盯着我,仿佛要将我看出一个洞来,我一动不动,不妥协地回望着他。

这时,突然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保安插了进来,他走过去搂着醉酒的男人哈哈笑道,原来是老九啊。

醉酒男人看到乔阳,冷哼了一声,并不太买账,但乔阳却还是硬生生把他拉离了酒吧。

那时,乔阳是夜景酒吧的保安。听说那个老九也是个地头蛇人物,那天乔阳花费了一些钱才帮我摆平。我很感激他,所以平时便经常带小吃给他,他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他说,丫头,以后有什么事都找我,哥替你摆平。不过不久后他便辞职了。

而他辞职后,我才知道,他也是附近一带的混混,算是那种混的风生水起八面玲珑的。他离开了酒吧后,和朋友开了个卖钢材的店,偶尔还会来酒吧捧场。

但是,那天,阮轻微走了后,乔阳告诉我了一句话,他说,这个世界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却不能说爱你。

我嘲笑他,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文化。乔阳望着酒杯里的酒,只笑不答。

【四】

我不明白学校里面怎么会突然疯传陈西奈给顾颜良表白的消息。

虽然我不否认,我确实对他有好感,但是明目张胆的觊觎,我还是做不出来。

直到我看到奸笑的洛晨,才明白一切。我狠狠的瞪着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洛晨拉着我干笑道,好啦好啦,我不过是看你暗恋的太辛苦,所以放了消息出去。谁会想到……一传十,十传百。

我冷哼一声,你想不到?这明明在你意料之中!

之后,不管我走到哪里,都会被指指点点。有女生在背后窃窃私语道,诶,就是她跟顾颜良学长表白的啊。我并不搭理,依旧走目不斜视的走自己的路。依旧每天吃过饭在足球场边驻足一下,偶尔,在教学楼,也会和顾颜良打照面,而每次他身边都围绕着一群兄弟,我们只是各自微笑点头,然后他旁边的兄弟就会起哄。

但是因为我和顾颜良均未回应过,而且还坦荡的打招呼,所以时间久了,流言蜚语也就慢慢平息了。我和顾颜良依旧像时钟上的分针和秒针一样,马不停息,却各有规律的走在自己的轨道上,偶尔交汇,却也不过平淡擦肩而过。

如果不是生日的那天晚上,我想,或许我们会依旧只是点头之交。

而所有的转折,均在那天。经过洛晨的洗脑,反正我既然没跟顾颜良表白过,都能传出我喜欢他的消息,那还不如去表白一下,这样既对得起事实,又对得起自己。所以,纠结了半天后,我决定约顾颜良出来,做出生平第一件大事,对他表白。

虽然嘴上说得气势磅礴,但等我真拿起电话时,手却抖个不停。这可我第一次约会男生,洛晨鄙视的看了我一眼,你拿酒瓶扎人的时候不是挺牛的吗,怎么一个电话就难住你了。

我翻她一眼,以后别让我找到制你的人,不然你死定了。

我默念了很多种遭到拒绝的答话后,摁下了那个熟悉的号码,但是没想到我刚开口,顾颜良便爽快的答应了。我雀跃的挂下电话对洛辰说,看到了吧,我就知道,谁能忍心拒绝完美的我。说完把衣柜里的衣服全部拉了出来,洛晨在一边撇嘴,真是重色轻友。

我一边搭配衣服一边反驳她,是你自作自受。洛晨想了一会儿,嬉笑道,不过算了,看你第一次约会的面上,我还是帮你挑衣服吧。

那天晚上,我穿着洛晨搭的白色线衫,拿了个小熊包包便出了门。

我心情愉悦,还哼着小曲。但走到实验楼时,我却愣在了原地。转角的花树下站着一对模糊的影子,我本是无意经过,所以并没打算偷听别人的谈话,但是无巧不成书的是,我听到女生提到我的名字,她说,听说陈西奈喜欢你,你喜欢她吗?

一瞬间,我定定的站在原地,屏住呼吸,动也不敢动一下。因为,那个男孩的身影,是顾颜良。可是,我却只听到一片沉默。

紧接着,又听到女生说道,你不喜欢她啊,可是她喜欢你啊,这可怎么办?

不用想,我也明白那片沉默时,顾颜良他,是摇了摇头。

而那个女生,是我有过一面之缘,顾颜良喜欢的女生,阮轻微。

女生最后说,那你陪我去吃饭好吗?

周围有微风轻轻吹过,花树洁净的香气四处飘散,我看着花树下连身高都极般配的男孩和女孩,转身。身后芳香四溢,可是,那都不关我的事。

我走到学校门口时,电话响了。我看了下,没有意外的是顾颜良。

他在电话里道歉,西奈,对不起,我今天有事,改天陪你吃饭吧。

即使明白他看不到我的表情,我依旧微笑地说,没关系,我刚好也有事,改天再约吧。

想到顾颜良和阮轻微站在一起的身影,我失落的从长街这头走到那头,甚至无聊地踩着自己的影子数路灯。就是那时,小小的我,以为那就是我的十六岁生日,寂寞而孤单的生日。但这时,聂鲁达就出现了。

【五】

如果不是聂鲁达骑了一辆蓝色拉风的摩托车,以招摇的姿势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我肯定都忘了这个人。他停在我身边,脚支着地问,喂,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停下来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是被我米粉盒砸到的那个倒霉小混混,我翻了翻白眼,说,今天我生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告诉聂鲁达我生日,我只是觉得好寂寞好寂寞,寂寞的仿佛一个人沉在水里用力叫喊,而岸边的人都听不到。所以,聂鲁达成了我的那块浮板。

聂鲁达听到我答非所问,并不意外,而是甩给我一个小头盔,利索地说,上车。

我愣愣的接过头盔问,去哪儿。

你真啰嗦,上来。他回头伸出手,我犹豫了一下,干脆地带上头盔,拉住他的手顺从的坐上了车。

聂鲁达带着我转过了A城一条又一条的大街,穿过一段又一段的小巷。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生活了十六年的小城,有这么多个地方是我没踏足过的。

黑龙江的癫痫医院有哪些
癫痫和脑膜炎的关系
哪家治疗癫痫好呢

友情链接:

一鳞片甲网 | 电信冲号码 | 砗磲怎么念 | 在建核电站 | 调皮王妃全文阅读 | 经销商名录 | 中药学毕业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