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可米冰淇淋加盟 >> 正文

【碧海小说】死亡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莫凡今年二十二岁,大学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不是没找到,是没有找,压根就不想找。

因为她不想尝试失败,失败是可怕的,比起病痛更可怕,病重了可以去死。

失败不会死,只会痛,痛在心里没人看得见,没人能安慰。

莫凡每天没事就泡在网上,她跟家里人说在网上投简历,在网上开店,在网上创业,在网上写作,在网上做一切有意义的事情。可是三个月过去了,家里人问起简历的事,问起网店,问起创业,写作……莫凡就有些烦躁了,她开始没有原因的哭,没有原因的发呆,最后没有原因的好起来了,因为家里人不再问了。

这种烦躁来源于高中,高中莫凡上的是重点高中,父亲削尖了脑袋给她弄进去的,她底子薄,去到那些盛产人精的地方,自己更是觉得自己就是个脑残儿,她知道所有的不高兴都源于随身携带自卑。自卑多了就几乎丧失鄙视自己的能力,最要命的是还让它重生了。

可是父母的期望很高,不是因为他们相信女儿有天分,能学出好成绩,他们更相信学校能把白痴变成天才。

父母逢人便告诉人家,女儿上的是重点高中,重点高中,重点高中……莫凡在这几个字的折磨下渡过了三年痛苦的生活。

有一次,她在看法制在线的节目,有一个女孩被人给强奸了,在镜头前哭得昏死过去,莫凡也跟着哭起来,妈妈以为她是同情那个女孩。可是节目放完了,莫凡还是继续哭,这下妈妈紧张了,赶紧打电话给丈夫。爸爸回来了,莫凡还在哭,爸爸就说:“谁欺负你了,是不是你也被人强奸了,快告诉我,我们去报案。”莫凡听他这么说,就不哭了,只是摇头,又点头,心里想:“我是被重点高中给强奸了。”

莫凡高考前半年就开始失眠了,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第二天有做不完的试卷,莫凡一整天都没有精神,连书本都没兴趣打开,爸妈觉得她是学习太累了,给她买了很多脑白金,莫凡觉得她需要的不是脑白金,她需要的是安眠药,让她一觉睡醒,错过高考。可是她的阴谋没有实现,她继续每天在被强奸的痛苦下生活,她每打开一本书就感觉被强奸一次,她的精神被强奸得生了梅毒。半年后她高考完了,也住进了医院。她高兴,开心,获得重生,终于把那个强奸犯给杀了,只是她笑不出来,她得了抑郁症---一种没有希望的病,一种等待死亡的病。

这种念头突然闪现在莫凡脑海里的时候,不知怎么的,一阵兴奋,一阵快感,解脱般的轻松,她象个刚开了荤的新娘,憧憬新的生活。

那段时间莫凡很开心,开心是她找到如何能让自己开心的方法,她重复幻想死亡的情景,每天如此,上了瘾。做爱会上瘾,吸毒会上瘾,幻想死亡也会上瘾,可是怎样才能实现梦想?这让莫凡有些烦躁,她一烦躁就吃一颗百解忧,医生开的药。这让她能安静下来憧憬死亡的方式。

莫凡有个爷爷,八十多岁了,身体出奇的好,天天喝一些自制的秘方,据说为了长寿,为了晚死几年,他这么老了,还有梦想,莫凡很佩服他。有一次爷爷悄声问莫凡:“你有没有男朋友?”莫凡说:“没有。”爷爷很开心,又压更低声音说:“晚上你起夜的吗?解手吗?”莫凡听他这么问立刻红了脸,支吾道:“干嘛,有时起。”爷爷眼睛眯成一条缝,那是高兴坏的,他从身后拿出一个矿泉水瓶说道:“能给我接一点儿吗?不多半瓶就够了。”“你要尿干嘛?你自己没有吗?”莫凡羞红了脸,半是嫌弃的看着他。

“书上说,喝童子半夜的尿可以长寿。”爷爷嘿嘿笑道。

“可我是女的”

“爷爷不是没有孙子吗?童子跟童女都一样嘛。”爷爷哀求道。

半夜,莫凡不情愿的给他接了半瓶,自己看着都恶心,爷爷接过尿,象孩子意外捡到一块糖果,唱起小曲来。第二天莫凡都不敢直视爷爷,别扭劲,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那半瓶尿喝掉的。

有一段时间爷爷没再问要,莫凡也没再给,因为她说她有男朋友了,不是童女了,爷爷就很失望,批评她不好学习,成天搞对象,将来不会考上好大学的。

是的,莫凡没考上好大学,不是她成天搞对象,是她没考上。她读了个三流的大学,因为她要混够时间才能出社会,要不将来怎么办?三流的大学毕业等于失业,男同学成天想出路,女同学只能想怎么嫁人,莫凡一想到将来,觉得还不如回到高中,继续被强奸。

大学三年莫凡很顺利的度过了,顺利得有点让人恼火,毕业真是一个闹事的好时节,她把课本装进箱子,从五楼的阳台全部倒下,希望能砸中一两个不要命的,然后寻上门跟她火拼,莫凡做好了血洗校园的准备,可是不幸那些书在下坠的时候,自行翻开,重力减少到不能对人有任何伤害,被砸中的师弟师妹鼓掌道:“太有创意了,等我毕业了,我也要把书全砸下来。”

爷爷在莫凡毕业后的某一天终于生病了,而且还是没有生还指望的病,医院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单,家里人都很平静的接收了通知书,毕竟八十多了,够了,就算死也是喜丧。几个在外的儿女也赶回来了,莫凡看到躺在床上的爷爷,喘着粗气,脸庞慢慢变成绛紫色,莫凡看着有点儿难受,人活的越久越慎重真是遭透了,她突然想到自己的尿,如果给爷爷喝了,是不是他会多活些日子,可是他连喘气都费劲,哪里还能喝下这神水。

从外地赶回来的几个儿女都是请的假,只有几天,可是回到家,发现老爷子还没咽气,觉得非常泄气。

莫凡的姑妈嘴里嘟哝着:“公司只给请三天假,这可怎么办啊。”莫凡的父亲是长子,说道:“那总不能拔掉氧气罩让他死吧,这事我做不来。”莫凡的小叔叔说:“赶紧让老爷子把遗嘱给签咯,要不到时可难分得清楚。”

大家觉得他说得有道理,连夜拟好了遗嘱,爷爷有时清醒,有时昏迷,大家很有耐心的等了一早上,趁他清醒的时候递给他签字,爷爷接过笔,一甩手,笔飞了,用尽力气吼道:“我还没死,你们就惦记着分财产了,你们这些不孝子,我偏不死……”爷爷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手一垂,头一歪,彻底断气了。

大家松了一口气,在三天内把后事办了,财产分了,各自走人,谁也没耽误谁。莫凡想:这世界要都按自己的标准运转,那真爱会不灭,时间却会灭掉一切,时间怎么不去自杀。

爷爷死后,莫凡的心情是平静的,平静得出奇,爸妈在忙着装修爷爷留下来的老房子,没人注意到莫凡,她又开始担心爸妈不担心她了。她闲在家已经一年了,莫凡依然没有找工作,跟她一起毕业的同学都已经失业了,她还没有就业,这跟处女一样值得珍惜。

莫凡经常想起爷爷死的时候,样子很销魂,这让她很向往,比起找工作,搞对象吸引力大得多。

傍晚的时候,莫凡头疼得很,她找不到药箱,家里装修把东西全弄乱了,药也找不到了,她走到爷爷的卧室碰碰运气,真给她找到了,一瓶安眠药,一百粒装的,还没开封过,莫凡很感激爷爷给她留下这么珍贵的遗产。

莫凡打开瓶盖,倒出一把放在手上,药片白得难看,估计味道也不好,莫凡冲了一杯雀巢,把药片全倒进咖啡了,整瓶一百片,咖啡泛起了些白沫,莫凡开始兴奋了,有了快感,她觉得在高潮到来之前应该写点东西,告诉爸妈一声。于是她在桌子上的纸片随手写了一句话:“我走了,别替我担心,我就想去死一死。”

莫凡再也等不及了,她觉得自己一赌气活到了现在,真是连死的兴趣都没了,她不能执着的幻想自己死后所有人的表情,就算是一脸冷漠也会使自己兴奋得睡不着觉,咖啡喝下去的时候,高潮就到了。

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
西安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呢
轻微癫痫病怎么治疗好

友情链接:

一鳞片甲网 | 电信冲号码 | 砗磲怎么念 | 在建核电站 | 调皮王妃全文阅读 | 经销商名录 | 中药学毕业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