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儿童歌舞视频下载 >> 正文

【流年】协警李飏(短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李飏和镇里的几个干部打麻将连输几场,工资输光了,在所里内勤处借了500元,还欠镇里麻副书记450元姜副镇长200元,就连每天一包的香烟也降为了5元一包的“闯爷”。

李飏破产了。

好在单位的食堂和单位对面的小卖部的账都是一月一结,否则,吃饭抽烟都成问题。最近怎么这么倒霉呢,李飏有点沮丧。都说否极泰来,怎么只有否,没有泰呢。早上醒来后,李飏头还是晕的,后脑勺也隐隐作痛,昨天晚饭时在镇上最好的菱葙酒店给局领导敬酒敬多了。在床上翻来覆去。天已微亮,但李飏伸了个懒腰,懒得起来。床是单位的公床,和辖区老百姓家里使用的日常用床一个样,俗称“架子床”。床由好多根横竖交错的木板木档子勾连在一起,不用射钉枪扫射出的钉雨连接,只需在横板竖档子上挖出插孔和插头,彼此铰链吸附,组合在一起就行,结实耐用。

李飏记得昨天倪所长说过,今天要去响马凼村处理一件案子。案情是女婿欺负了女儿老丈人把女婿的手打断了。但李飏忘记了昨天饭后倪所长是否说过带自己一同前往。

所里四五个人,倪所长出去总是把李飏带在身边,李飏知道这是倪所长对自己的信任,毕竟自己在特警队干过几年,车开得顺溜,架打得扎实。出去办事,好酒好菜,还免得在所里摊伙食费。烟自然少不了,有时一天能搞几包二十的“黄鹤楼”。最主要能结识人,混个脸熟。大部分时候李飏都心存感激,但冷静下来一想,自己也就是倪所长手中的一杆枪。但自己的处境,能够成为倪所长手中的枪,就很不错了。

李飏有李飏的办法,和所长出去,所长不表态,他一言不发,所长不动手,他就不出招,凡事不传话,遇事先请示。这都是部队带回的好规矩,上下通吃,屡试不爽。

所里的同事因为李飏长期得到倪所长的厚爱,对李飏有点若即若离,但碍于李飏是倪所长的红人,又不敢公开表示不满,李飏和大家的关系就有点尴尬。好在李飏并不张扬,尽量和大家打成一片,时间久了,除了指导员老马,其他几位民警也慢慢对李飏没有了戒心,只有马指导还是看李飏不太顺眼,但李飏也找不出原因,自己并没有得罪马指导。

难不成马指导和倪所长不和,马指导把我看成倪所长的人。对我不冷不热是恨屋及乌哎,管他呢。跟倪所长干,不会错,李飏相信自己的选择。如果倪所长帮不了自己,马指导更帮不了自己。

李飏继续在床上蛇一样的扭动。看看枕头下的手表,五点过了几分钟。该起床锻炼了。他盯着蚊帐顶上的那把蒲扇,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吐故纳新。

小红这几个月在干什么呢?那个人事部长是否还在纠缠她呢?她是否需要自己的帮助呢?李飏在心里问过自己无数次。有几次,李飏也想过立刻出发去找她,但左思右想,终未成行。想起和小红的认识,李飏忍不住自己笑起来了。

去年国庆长假的第三天,李飏在派出所值班。晚上八点多钟,李飏坐在值班室的报警电话前,打开电脑。按自己的习惯,市局网站看看,省厅网站溜溜,看看各地的治安和刑侦新闻,最后进入公安部官方网站,看一遍那些部督逃犯的尊容和犯罪事实,尽量记住他们成了李飏的一种嗜好。

即使只是一名协警,但一想起自己的这个嗜好,李飏就热血沸腾。

为了将来和他们擦肩而过时认得出他们抓得住他们做准备,李飏每天都在坚持高强度的训练。为了这个嗜好,他愿意付出努力。正如在部队时,中队长带领全队进行魔鬼训练的时候说的,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九点多种,完成了网上的作业,“满足”了自己的嗜好,闲着也无事,李飏就打开了自己的QQ。好友不多,在线的也没几个。大家好像住在一栋楼里的邻居,既熟悉又陌生,没人和李飏打招呼,李飏也难得去滋扰大家。又逢国庆长假,有几个人会坐在电脑前呆若木鸡呢?

这候,小红出现了。小红是网友的名字,网名是“不怕孤独。”头像就是一只小企鹅。小企鹅发过来加好友请求,问:“你是警官吗?可以加你吗?”

三十一岁的李飏,标准的王老五。高中毕业,考取二本因为家庭经济原因放弃了。高原武警支队特警中队特警队员出身,全中队连续三年军事考核第一,但还是与士官失之交臂。回到地方,由于在部队表现好,有个事业单位选中了他,但因为母亲重病急需用钱,他领取了所有的退伍费和高原补助费,因此不符合就业的条件。

靠着一副好身板,一米七九的身高和七十五公斤的体重,他被经常到民政局安置办捞人的“星探”——公安局政工科长看中,成了菱葙派出所的一名协警。

刚到菱葙镇上班的时候,凭着良好的体魄、威武的军姿、冷峻的面孔、沉稳的性格,着实让镇政府和镇中学剩下的的几个“白骨精”艳羡了一阵,惊呼了一阵,但最后一阵归于冷静。她们的想法是:已经错过了春天,再等等秋天吧。现实社会的残酷,让她们不得不与这位非公务员身份的协警说再见。她们也知道,这世界,不缺少美丽,只是缺少发现。她们也懂得,这世界,不缺千里马,独缺伯乐。但她们没足够强大的勇气,也没有足够多的时间,来当李飏的发现者,或是伯乐。假如李飏成不了她们人生中美丽的风景线呢,假如李飏成不了千里马呢。这风险,不小。即使她们知道,也许再次错过了什么。但,现实,就这样,现实很残酷,不管是对李飏,还是她们。

谁也不能指责她们,她们把自己剩下了,除了自己的原因,也有世俗的责任。电脑屏幕前的李飏在闪烁的“不怕孤独”下面点了“加为好友”。李飏的网名是“警界雄鹰”。头像也是一只小企鹅。两只小企鹅既然互加了好友,就自顾自地聊了起来。

不怕孤独:你是警察?

警界雄鹰:算是吧。

不怕孤独:你贵姓?

警界雄鹰:十八子。

不怕孤独:真的?

警界雄鹰:资料上写的有啊!李飏,属猪,三十一岁,未婚。你呢,你贵姓?

不怕孤独:王。王小红。

警界雄鹰:几岁啊。

不怕孤独:老了。二八。

警界雄鹰:年方二八,这么小啊。

不怕孤独:谁啊?二十八啦!

警界雄鹰:还是比我小。

不怕孤独:在家里吗?放大假怎么没出去玩啊。

警界雄鹰:在单位值班。你呢?

不怕孤独:车间主任室里。掇人碗服人管啊。

警界雄鹰:彼此彼此。

不怕孤独:你在公安局上班?

警界雄鹰:派出所值班室。

不怕孤独:警察是不是很拽很凶啊。

警界雄鹰:我不拽,不过有时很凶。呵呵。

不怕孤独: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警察。呵呵。

李飏打开视频,给了对方几秒钟,穿警服的李飏在镜头中无法不帅。李飏的习惯是警服不离身,倪所长专门冒着违纪的风险为他量身定做的警服,是他的最爱,何况还配了一杠一星的三司警衔。

不怕孤独的页面一抖,传过来一张照片:迎风站立的神女,汤唯的味道,站在布满鹅卵石的小河滩上,远处青山如黛。

警界雄鹰:你好漂亮啊。这你家乡的小河吗?

不怕孤独:嗯。也不知道是答应哪一句?

警界雄鹰:你很像一个人,我把你保存了啊。

不怕孤独:随你。像谁。像谁都不要说像初恋女友,老套。

警界雄鹰:啊?!哈哈。

偶然的相识,存在必然的机缘巧合。小红的交友请求,没有被李飏以话不投机的理由,毫不留情的删除,主要原因是两个人坦诚以待。李飏取网名“警界雄鹰”有自己的道理。“坏人”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不会来搭讪,“好人”经过自己的精挑细拣和知情选择,就会比较靠谱。

此后,两人连续几天都泡在网上,总像有说不完的话,从打字聊,到语音聊,最后是视频直播着聊。为什么那么投缘呢,为什么小红在小河边的倩影会如此动人心弦呢,为什么三十一岁的李飏经常会有心跳得嘭嘭嘭的感觉呢,为什么她那么像高中的她呢。

李飏恋爱了。

高三时候的女友是同村的发小,他们的家同在一个小山脚下,整个村就他们接到了大学通知书,而且还是省城同一所大学的通知书。用青梅竹马形容两人都不准确,村里的男女老少早把他们看成一对小夫妻了,将来和她在一起生活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当他告诉她,他的爷爷脑梗塞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他的选择。爷爷读过私塾,是李飏的启蒙老师,李飏是随着摇头晃脑读古文的爷爷一起长大的,到现在都记得很熟的百家姓、三字经、弟子规、今古贤文等,都是爷爷教给他的。爷爷不省人事,李飏是不会拿着家里唯一的一万块钱去上学的。当然,爷爷如果能够说话,打也会把他打到省城去,但爷爷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任由李飏将他送到了县医院。

一个阳光温煦的秋天傍晚,她找到他,拉着他来到屋后的山岗上,坐在松软的草地,两人依偎着,听松涛滚滚,看云朵飘飘,背唐诗宋词,唱燕赵悲歌,从夕阳西下,到旭日东升。

一整夜,秋虫低鸣,夜露侵腮。

她疯狂地亲吻恋人的双唇,狠狠地撕咬恋人的肩膀,恨不能钻入他的胸膛做回他的肋骨,巴不得时光就此打住永远不要见到那该死的黎明。他们泪水长流,浸透衣襟,他们对月盟誓,不负今生。她要把自己在这个夜晚交给他。他紧紧地拥抱她,哭着,摇着头。

他说:不能陪你前行了,已经辜负了你十八年的爱意。不能娶你了,我只能将爱藏在心底,但要让你将来的白马王子得到最完美的你,我的美丽公主。

就这样,两人哭别,在长满鹅卵石的河滩上,远处,青山如黛。

到了部队,他勤奋学习,刻苦锻炼,他下决心要留在部队,要以军官的身份去见她。但成功之前,他只能选择逃避。她寄来的每一封信,都原封不动地压在箱底。要让心爱的人飞得更高更远,她身上的石子儿瓦片儿都得扔掉,他愿意做那石子那瓦片。

慢慢地,信少了,信没了。

他跑到高原的尽头,望着天边云海里连绵不绝的山峰,泪如雨下。

他失去她了。她真的远走高飞了。她考取公派留学生,到美国去了。飞机掀起飓风般的旋流,他是那漩涡中上下翻飞的石子瓦片。

她走了。小红却来了。

国庆节后的第十天,王小红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车,风尘仆仆地来到了菱葙镇。

一片惊呼。

派出所惊呼,镇政府惊呼,镇中学惊呼,镇小学惊呼,街坊邻居惊呼,对面店老板惊呼。这么美丽端庄的人物,为何会空降在这小镇,这小镇最不起眼的协警李飏的身边。

惊呼一片。

倪所长把国庆节七天的值班任务全部包给了李飏,除了每天两百的值班费可以照顾一下李飏,还因为有李飏镇守派出所,他和老马等人可以放心的歇息几天。所里除了厨房李师傅是临时工,只有李飏是协警,每月只有800元工资,不会有人来和李飏来争这个值班名额的。

王小红到了派出所之后,所长热情接待了她,然后宣布放李飏三天假,给足了这对年轻人面子。

她是浙江永康一家铝合金杯具厂的车间主任。黄山脚下的女孩。大学毕业后,流离辗转,进了这家与自己广告设计专业风牛马不相及的杯具厂。一做就是六年,从青葱懵懂的花季少女,做成了花枝招展的车间主管。

其实李飏知道,他喜欢上王小红的第一个原因是她和她有些相像,但当身材欣长体态婀娜的小红真站在他面前时,他震撼了,这不只是像,简直是那个她的升级版。

他陪小红在菱葙镇菱葙街菱葙饭店她的房间吃饭的时候,暗自窃笑。毕竟和小红最初交往时,有点夹带私货的意思。他连忙自顾自地罚酒几杯,好让脸上狡猾的羞赧掩藏在微醉的酡红之中。

王小红已经过了可以放纵青春的年纪,对于她来说,茫茫人海中,与异性接触,都必须以结婚为终极目的,不以结婚为目的的相识、相知和相处,都是虚耗时光不可饶恕的罪过。

这榜样就是《非诚勿扰》里面的葛优。葛优是优秀的男人,有大把的时间和经济来挥霍,她没有。她必须当一个优秀的狙击手,必须一击中的。

李飏何尝不是这样的想法呢?得知高中的她过得很幸福,他释然了,他为她祝福,替她高兴。时光流逝中,他静静地等待自己的爱情。曾经沧海,只待巫山。

三天里,每天晚上,两个人沿着菱葙街外的羲河踱步,月色朦胧,柳烟暧昧,两个人的交谈友好而率真。美好的时光稍纵即逝,小红三天后在李飏的护送下,登上了前往温州再转往永康的长途汽车。

小红在菱葙饭店住了三天,李飏在饭店的房间陪住了三天。除了时不时有同事们询问“进度”的短信过来,两个人的空间纯粹而安静。两人相安无事地呆了三天。没有同事们想象中的激情迸发,除了客房狭小空间里无法回避地身体接触,牵手都没有。

令人诧异的三天,如此真实的三天。三天后,从网友变成了朋友,从朋友变成了准男友、准女友。

这三天里,双方把各自的经历原原本本地向对方袒露。浓浓的爱意在现实的考量下混着李飏酒杯里漾出的层层酔美,在两个人的内心震荡出深深的依恋。袒露之余,暗生情愫的两个人生怕破坏了小镇夜晚的诗情画意,双方都向对方隐瞒了一个问题,仅仅一个。

癫痫病如何治疗最有效
银川癫痫病十佳医院
癫痫病哪里治疗效果比较好

友情链接:

一鳞片甲网 | 电信冲号码 | 砗磲怎么念 | 在建核电站 | 调皮王妃全文阅读 | 经销商名录 | 中药学毕业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