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残疾人考驾照 >> 正文

(小说)烈火 情人 泪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引子

S农场场部小镇,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已经是经济腾飞,环境幽雅,物足年丰的边境新城。农场人有的仍辛勤的劳作,挥汗沐雨迎冰霜,耕耘着幸福;有的西装革履,出商厦,入酒楼,享受着生活;有的端庄整洁笑脸迎顾客,揽生意,创更美的前景;有的花枝招展,妩媚弄姿,水榭花亭中品味人生……这些等等,把欢歌载道,姹紫嫣红的S小镇点缀得千姿百态。

一深夜烈火

夜沉沉,万籁寂静,在人生舞台上表演一天的人们,都各自进入酣甜的梦中。可是,人们那曾想到,平静甘美的生活中,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就在这万籁俱寂的深夜一点钟,突然响起的警笛尖啸声,把人从梦中惊醒。只见灯火辉煌的星级酒店四楼的窗户中,熊熊烈火冲出窗口,越过楼顶,直向天空升腾。酒店附近的楼群街道,都被笼罩在烟火烈焰中。饱经战火锤炼的老垦荒战士,尽管都已年过花甲,但从梦中惊醒,赶紧呼儿唤孙:“快给我拿枪来,我带你们冲进战火,迎战敌人!”

“不要跳!我来救你……”消防战士话还没喊完,已有人从四楼跳了下来……

消防车在呼啸,救火云梯升到楼顶,消防队员飞速登上云梯,条条水龙喷向烈火;消防战士冒着浓烟烈火,抢救被困的房客……

救护车风驰电掣来到火场,把摔伤烧伤的人送进医院……

警车赶到现场,公安战士那机警的目光搜寻着每一个角落……

近一个半小时的灭火救人战斗,终于控制了火的蔓延……火熄灭了。然而,被S场人引为骄傲的星级酒店,经过战火般的洗劫,已是百孔千疮,在晨风中抽泣。灭火战斗是胜利结束了,可是战利品哪?却是一人摔断腿,五人受伤,七八个宾馆房间被烧毁……人们看着这场只有伤亡物损的胜利,只有摇头兴叹:“真是水火无情啊——”

这火因何而起?经公安人员检查,除了在现场的一个起火房间捡到一个被烧得变形的玻璃残瓶,其他一无所获。电工来仔细检查了酒店电路,没发现有漏电跑电的现象,一切用电设备仍工作正常。公安人员只好带走那残破的玻璃瓶和酒店的监控录像。

二A美人

小M是S镇一座《A美人婚庆摄影楼》的老板,这是S镇独一无二的一家影楼,注册资金三十万,经营婚庆大典的摄影,婚车的装点,婚纱的出租;婚庆的录像,婚庆司仪的委派;同时还兼管婚姻的介绍……等等,等等。凡是有关婚姻的事,这影楼无不提供方便。远近涉婚事宜都找这摄影楼。为此,生意做得很火爆,小M成了S镇屈指可数的女中富豪。她那影楼白日如集市,招揽八方客;傍晚似娱乐场,进出四方朋。这生意的火爆,让个体户心生妒嫉,不免会有污言垢语;她俊美的面容,雍容大方的举止,怎不使浪子癫魂,难避免出现桃色绯闻。

小M本来有一个体贴自己的丈夫大N,年龄也就比她大两三岁,身材比不上刘祥,可在男人中也算得上个高大帅。为人正直憨厚,不会花言巧语。当初小夫妻还算互敬互爱,可是结婚后日子长了,影搂火了,在小M眼里不知为什么,越来越觉得有些不顺眼。尽管大N心灵手巧,不论是做饭,洗衣,带孩子都是一把好手,但在经营生意上,不会应酬,不会左右逢圆,使小夫妻经常发生口角。为此不管他怎么体贴,都不如小M的意,竟发展到在人前人后训斥丈夫,与训儿女别无两样。这也许就是人们说的“女人眼里丈夫总是别人的好,孩子总是自己的好”吧。

这不,一天的买卖又开张了——

小M瞥了一眼身边正酣睡的大N,系上睡衣的扣子,边用手梳理头发边走下楼。本想去卫生间,突然听到门铃响。

“哎——来了!您是谁呀?”小M没来得及去卫生间,赶紧去开店门。

“是我——没听出来吗?M妹妹!”门外传来男人低而温柔的声音。小M一听,娇笑着轻柔地说着“是A哥——快进来!”急忙打开店门,请A哥进来,赶紧又上了锁。

A哥一进屋,见小M似透明的睡衣里那双峰突起,酮体还带着睡香迷人,会说话的眼睛半睁半闭,恰似在朦胧的酣甜中。不由得赞美道:“我只听说过贵妃出浴迷住唐玄宗,哪比我M妹欲后憨态更摄魂!”边说边迫不及待地搂住小M亲吻。小M半推半就的低声说:“看你,成什么样子?馋猫似的!死鬼还在睡觉,我得去卫生间。”A哥听了她的话,松开正在揉摸她双峰的手,喜出望外的拉着小M的手就往卫生间走。“太好了,我陪你去!”“傻瓜!谁起床不先去卫生间?”小M指了指楼上的卧室,拉A哥进了厨房……

“咳咳……”丈夫大N似乎听到了什么,大声咳嗽起来,紧接着就是稀里哗啦的穿衣声。小M听这起床声不似往常,心里一惊,“快!……赶紧走!”小M边说边推开A哥,撂下被撩起的睡衣,整理一下蓬松的头发,“这几天他对我疑神疑鬼,你赶快走,一旦他知道咱俩的事,你的科长当不成,我可对不起你这老同学。”“唉!真没辙……”A哥忧意未尽地说:“晚上我在宾馆404房间等你!”“快点!别再磨蹭了。”小M一边催促,一边向外推,到了柜台的抽屉边,顺手抓了一把钞票,塞到A哥的手中说:“揣起来,你那点死工资不够你花的,但可别叫你老婆那母老虎知道是我给的,也不许你拿我的钱去鬼混!唉——说不定咱这对老同学会成眷属哇……”惆怅的小M打开门,恋恋不舍的送A哥。A哥的脸上却挂着难以捉摸的笑。

“怎么,这么早他又来了?”大N的两眼向双利剑。小M羞愧的点点头,向卫生间走去。身后传来阴阳怪气的话语,“事不可过分,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女儿已经上了高一,妈妈的脸是孩子的镜子啊!”小M无话可说,躲在卫生间哭泣着小解出来,穿戴完毕,见丈夫的脸仍不好看,没话找话地说:“你看店,我去买点油条豆浆,……”“不用带我的份,我饱了。你爱到哪儿到哪儿,我管不着!”“怎么没吃就饱了?”“饱了,一大早吃醋就吃饱了。”说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抬腿把玻璃茶几踹翻,“哗啦”一声玻璃打得粉碎。

“犯什么疯?哪儿把你得罪了?”小M话刚一出口,可能是觉得自己理亏,流着眼泪说:“你以为我不要脸,我犯溅?我愿意放着好日子不过讨混蛋的欢心?这不都是你把我逼的吗?你让我怎么办?”

“我逼的?大清早当我的面和别的男人做下流的事!这是我逼你的?”

“不是你还有谁?”小M哭着数落开了。“本来咱开个小照相馆好好的,你为了多挣钱,竟让我找他给贷款办这摄影楼。我不同意,你竟厚着脸皮去求人家。贷款成了,你又请人家吃饭,为了巴结人家,竟把我拉去相陪,不知你那时真喝多了还是别有用心,竟说了一些不是男人能说出口的话,把我卖了。人家把我拽到房间,你却装睡!我被人侮辱你却装聋作哑。多次占有我,你不与他理论,却总是和我找别扭,你还配做我的男人吗?造成这样的后果你却和我发起威来,你还有良心吗?你还想让我活吗……”

“嘿!是我糊涂……钱……钱!钱多了有啥用?把你都搭进去了!……是都怪我……”大N狠狠地捶自己的脑袋。

三交易

小M没有如时赴约,又一直躲着A哥不见,这可惹恼了这位A科长,他鬼使神差的电约大N到酒店404房间,有要事相商。大N无法可想,夫妻二人商量,决定一起赴约,看看科长大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进来!”NM夫妇一敲响404的门,里面便传来毫不客气的声音,冷酷而严厉,大N不由得打一个冷战。

“怎么……我的A哥,几天没见变得如此气壮?是不是在哪儿吃了鹿鞭枪药了?”小M一进门,一如既往的娇笑着,艳脸对科长,话带挑逗却不失文雅。

“哪里,哪里……是我的老同学M妹妹……你也来了?”A哥尴尬的寻找讨好的话,“我本想……与大N……商量一点……小事,妹妹既然肯赏脸见我,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科长到底是场面上的人物,就在自己的说话的断断续续间,使自己变被动为主动,“既然你们俩都来了,这也是很难得的机会,咱们坐下边吃边唠,难得有机会和老同学老朋友在一起……”这A科长不管人家乐不乐意,经亲密的拉着小M的手,并肩坐在主位的沙发上,拿起茶几上一串晶莹的葡萄,摘了一个,亲自放到小M的嘴里。这才示意让大N坐在客位的沙发上。

“A科长老弟,你说找我有事,不知有何吩咐……请你直说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今天既然来了,人家既然这样对自己无礼,那大N也就只好一幅摊派的样子。

“哈哈,哈哈——;老兄你可别误会老弟,凭我和我老同学,老朋友的关系,我还能亏待你们俩吗?只要你大N不为难我的老同学,咱三人之间有什么事不好商量?……你说是吗?我的M妹妹?……不过我A哥也不是省油的灯,谁要想往我眼睛里揉沙子,那也得掂量掂量。”

“嘻嘻,嘻嘻——你看你A哥,说啥呢?我这几天不是有情况嘛,你也不想让流言蜚语影响到你的官位吧?尽管你A哥神通广大,两栖官员能手眼通天,可是让风声吹乱了头发终归是小妹的不是,难道几天的寂寞,就让你A哥坐不住阵脚了?”

“这……倒也是。怪我没想到这一层,还以为我的老兄要驱鸠出巢呢。”A科长说着看一眼正低头削平果的大N,“不过老兄你也别误会,我专门请你来,是想把我的那台上海给你用。我又买了一台奔驰,还有公家的车,我要那些车用不上还招风,所以给你们,用起来也方便……”

“不不!我用不着……”

“哎——你看你,A哥给你,你就用!又不是外人。你那台破车早该进博物馆了,跟A哥还用客气?”

大N听妻子这么说,也就不再说什么。

“这就对了!啥你的我的?咱哥们还讲究这个!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当然也就是你的了……”A哥说着,当着大N的面亲了一口小M,看人家没有反应,“好了,这是车钥匙,车就在楼下,你就先开回去吧。”A哥说着将车钥匙扔在大N面前。

人家下了逐客令,再坐下去就没意思了,大N看了一眼小M。小M起身要与丈夫一起离开,A哥却一把将她按坐在沙发上,“他去试车,你就再陪我说会儿话,忙回去干啥?”A哥眼中的淫光,令小M筋酥骨软,浑身发冷的坐下不动了。大N只好一人下了楼……

四分手

小M的生活起了急剧的变化,尽管生意一如既往,但是,丈夫整日不归,归来也不与自己同居;A哥恬不知耻的纠缠,无止境的欲求,都搅得她六神无主。

“A哥,你就不为小妹想想,我女儿都上高中了,咱这样下去怎么行啊?”小M躺在A哥的胳膊腕里,可怜巴巴地说。

“这不很好吗?你我虽然不是夫妻,但过夫妻生活随心所欲,你还担心的啥呀?人活在世乐为先,有你这样娇美的情人我还有何求?”A哥享受地搂紧小M的脖子,赤裸的大腿又压在娇小的她的身上……

“唉……你倒是舒服了,可你为我想过没有?他……他已经不与我同居,提出与我离婚,说把我让给你……”

“呃——要和你离婚?就他那王八头样也敢提出离婚?”这位科长惊慌之余又咬着牙说:“好哇,要离你就跟他离!我今年买栋别墅归你,我养活你一辈子!”

“说得好听!你养活我?还不知谁养活谁呢!就你那德行能让我靠得住吗?别忘了,你那母老虎会绕了你?”

“这——你放心,只要他和你今天离婚,过不了几天我就和我那母老虎离!到那时咱俩就成了没人再敢说三道四的真正夫妻!”A哥向往的许愿。

“这话是你说的!真有哪一天,如果你忘了今天的话,可别怪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看着怀中情人那决绝的表情,一股恐惧感涌上A科长的心头,他没敢再多说,只轻轻地点点头。

五被起诉的“盗车贼”

小M正困惑在烦恼中,一张法院的传票,把这娇小无援的《A美人婚纱色影楼》的女老板彻底激怒了。

“天那——这不是把我往死里整吗?我怎么竟成了盗车贼?还有天理吗?”

想起近一年来的经历,怎能不令小M心寒?

丈夫含泪与自己去法院领走了离婚书;净身离开了;

女儿归来见家已破碎,哭着带着一笔钱,说是去念书,可是几次放假也没有回到自己身边。到学校一打听,自己女儿却根本没去上课,而是去南方闯天下,至今音讯全无;

那个挨千刀的A哥,自从自己离婚,再也没露面,人家夫妻仍然过得很潇洒,几次找海誓山盟的A哥,却总不见踪影;

说来也怪,本来门庭若市的影楼,如今竟是门前可罗雀,就是有几个光顾的闲汉,也都是想占自己的便宜,被骂走后不敢登门了……

如今自己已不是什么女强人,A美人,富豪女,而是一个千人所指的荡妇淫婆,谁还来上门光顾哇!《A美人影楼》实在是开不下去了,小M思前想后,竟把那令自己伤心的“上海轿车”廉价卖了。怎么自己竟成了盗车贼?想到这些,拿着传票进了法庭。

“你卖的轿车是哪里来的?”法官威严的进行调查。

“是A科长送给我的!”

“送给你的?他怎么会送给你轿车?”

“因为我是他的情人,不但送给我轿车,还说要送给我别墅呢。”小M咬着牙说到这里,见法官们在暗笑自己,“其实这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这买轿车的钱本来就是我的,几年来他坑我骗我的钱,就是买十辆上海轿子也用不完!就不用说他搅得我家破人散!买卖没法做……”小M再也说不下去了。

“唉!这个败类!……可是,他却告你偷他的车给卖了,车被他从买主那儿硬要了回去,买主花了钱却没得到车,人家也在向法院投诉,告你诈骗呢!”法官说着,把又一份起诉书交给小M,“你看这事咋办?你刚才说的这些,我们也理解,但是你能拿出他坑害你的真凭实据吗?法律是讲证据的呀!”

“证据?哈哈,哈哈……”小M歇斯底里的大笑起来,“证据?好!我给他找出证据!”

“只要你拿出证据,我们一定替你讨回公道!决不能再让他仗势欺人,祸害无辜!”法官气愤地看小M良久,“你先回去吧,你快些拿出证据,我儿子结婚还全凭你给张罗呢。”

“证据……”小M摇摇晃晃的不停念叨着“证据”二字,恍恍惚惚的向《A美人摄影楼》走去……

是夜,便发生了星级酒店大火……

尾声

星级酒店大火以后,正是公安侦查人员困惑不解时。

连续三四天清晨,都能在失火的现场,看到小M那俏丽的身影。她时而望楼兴叹,时而驻足沉默;时而泪流满面,时而癫狂离开。这天她竟打扮得端庄整洁,跪在酒店火场边叩了三个响头,满眼流泪的念叨了一阵什么,毅然挥泪奔向公安局……

“我自首——酒店的火是我放的。”小M说着把一叠纸交给公安,“这是我的认罪书,请把我的影楼卖了,还给买我车的主顾。剩下的钱请交给我丈夫,留给我女儿读书。”

公安人员愕然……

脑外伤癫痫的治疗方法
儿童癫痫中成药
癜痫病犯病前有预兆吗

友情链接:

一鳞片甲网 | 电信冲号码 | 砗磲怎么念 | 在建核电站 | 调皮王妃全文阅读 | 经销商名录 | 中药学毕业论文